佚名

一个小号。

把脑子里的无数yy整理了一下,也算是瞎鸡儿乱写
懒得加主语,结果被某列表调侃像语cヾ(´A‘)ノ゚

他是个可爱的变态。
一脸纯良却有心思百转千回,弯弯绕绕几无人得其要领,揣测人心如呼吸般不废纤力。于上司前会端正严肃一副身板挺立如钢枪,无人处却能于案前椅上窗沿栏边斜倚出一派慵懒风景;方才双眼眯缝,颊上两浅浅酒窝拉出一道可爱笑容,下一秒便目光凛冽如隆冬咬牙切齿反手便甩过狠狠一巴掌;会睁大澄澈双眼无辜几下眨巴,口中提琴般嗓音缓缓道出残忍话语,或取人性命或施以酷刑,眼见被缚之人不剩一块好肉,只舔唇伸手掏掏衣袋捻一小块糖,于满室哀嚎之声中一搓两指剥开糖纸,送至嘴边稍作停留而后送入口中,扑鼻尽是呛人血腥,满口皆作怡人甜香,湿润双眼透亮不见一丝阴霾,两道山眉舒展上挑,微微偏头俏皮一笑;受褒扬时志得意满还要强忍不显,绷紧面皮却无法控制上扬嘴角,被责骂也会心气郁结扔文件摔杯子,愤愤咬牙阴沉不语;于谈笑风生间定人生死;若被提审的犯人蓬头垢面,非得帮其稍稍理好乱发,事后又一脸嫌恶地甩甩手却无处可擦,想在自己衣服上抹抹更舍不得;染上些许灰尘的双手有些茫然,在空中神经质似的张开又微合;可以走正步踩出踢踏声响,也能双手插兜摇摇晃晃迈得随意痞气;日常不由自主地嘟嘴且本人一无所知还自以为极其严肃吓人;顺其意便笑逐颜开咧出一口皓齿,拂其兴便瞬间翻脸抬腿就是一脚猛踹;不酗酒爱吸烟,只做习惯性的消遣,不去管吞云吐雾时是如何的闲散魅惑摄人心魄。
紧致小腹饱满后臀构成后腰处引诱人抚摸的凹陷,完美如古希腊雕塑的身材却偏偏穿戴得干净整洁一丝不苟,抵住锁骨间凹陷处的风纪扣将危险又诱人的入口锁死,全身上下板儿正条儿顺裹得严严实实不肯露出一点点美好肉体,殊不知紧实衣物却将身体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每一处羞涩的遮盖都是在大胆地挑逗。
哄的开心就满面春风乖乖听话(听得还是自认为想听的话),一旦惹毛就一秒变脸冷若冰霜满目华光转眼间化为锋利眼刀让来人享受凌迟快感;相当喜欢甚至是痴迷于看对方“你看我不顺眼却奈何不了我”的感觉。
大概是猫成精了。

如果师座是想让人疼他抱他安慰他,弯腰吻他的白手套,那么处座就是在引人逗他玩他调戏他,想要匍匐在地上去吻正一丝不挂的他的脚尖。

评论(5)

热度(10)